其中核心是定价问题,它动摇了支付机构和银行合作的利益基础,影响的不只是几百亿的利息上收到央行了,还对银行的存款基础造成了冲击,造成派生出来的大量减少,在实际利益上,对银行的收益影响不止百亿收益。从货币政策操作上看,方向上是回收流动性的操作,需要货币政策进行及时对冲。
产品中心
这两个例子还算好的,靠着过去的沉淀至少还剩了条腿,苟延残喘还不算问题。更多的市场参与者是两条腿都没有,没有商户就吸引不来消费者,没有消费者就吸引不来商户,相互制约形成恶性循环,翻不了身。的条码支付像极了20年前的收单,那个时候还没有银联,还不能联网通用。后来是银联推动了场大变革,打破了行业屏障。